你的位置: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›俞思宛秦朝硯
俞思宛秦朝硯 連載中

俞思宛秦朝硯

來源:google 作者:俞思宛 分類:現代言情

標籤: 俞思宛 現代言情 秦朝硯

俞思宛手緊攥着安全帶:「秦朝硯,你為什麼忽然想到帶我來海底世界了?」秦朝硯沉默了瞬:「只是忽然想到了」俞思宛嘴裏發苦:「是嗎?可我一點都不喜歡海底世界」展開

《俞思宛秦朝硯》章節試讀:

俞思宛拿着首飾盒的手發顫,渾身血液像被凍結。
這個生日禮物,就像是一個響亮的耳光,打散了她剛剛所有的想法。
看着車外正在往回走的秦朝硯,俞思宛恍然回神,將首飾盒放回了原位。
回到車上,秦朝硯沒有察覺異樣,依舊沈和開口:「我們先回俱樂部,大家一起過生日。」
俞思宛直直地看着秦朝硯,只覺此刻的他無比陌生。
明明這個人就在眼前,她卻覺得很遠。
俞思宛手緊攥着安全帶:「秦朝硯,你為什麼忽然想到帶我來海底世界了?」
秦朝硯沉默了瞬:「只是忽然想到了。」
俞思宛嘴裏發苦:「是嗎?
可我一點都不喜歡海底世界。」
秦朝硯面色僵硬了一瞬,轉頭看向副駕駛上的她。
四目相對,氣氛極為壓抑。
很久,秦朝硯先收回視線:「你既然不喜歡,那我們以後就不去了。」
以後……他們的以後還能有多久。
俞思宛心裏酸澀不已,面上卻還是點了點頭:「好。」
車裡,再次恢復了寧靜。
基地休息室。
秦朝硯將早就準備好的小蛋糕擺在俞思宛面前,點上了蠟燭。
「可以許願了。」
俞思宛看着蠟燭上的火苗,沒有說話。
沉默之間,只聽秦朝硯手機傳來一陣響聲。
看着來電人,他眉頭微動,走到了一邊接電話。
掛斷電話,秦朝硯才又回頭看向俞思宛:「他們找我有點事,我出去一下,你先許願。」
沒等俞思宛回答,他徑直走了出去。
俞思宛看着被帶上的門,心裏一陣發空。
望着蛋糕上慢慢融化的蠟淚,俞思宛沒有許願,滾着輪椅出了休息室。
整個俱樂部基地異常安靜,唯有遠處的一間娛樂房傳來光亮。
俞思宛滾着輪椅朝那處走過去,越走近,裏面的說話聲越清晰。
她在房間門口停下,透過半掩的門,只見房間裡布滿了慶生的裝飾,十分熱鬧。
所有隊員簇將林知夏圍在中間,身邊站着的正是秦朝硯。
人群中,林知夏十指交握,對着蛋糕許願:「希望我和秦朝硯成為最佳搭檔,拿下所有的冠軍。」
說完,她睜開眼睛,吹滅了蠟燭,望着秦朝硯的眼底滿滿都是情誼。
周遭所有隊員跟着起鬨。
秦朝硯將那首飾盒遞給林知夏,嗓音俞思宛:「希望你的願望成真。」
這一幕幕,猶如針錐般刺進了俞思宛心口。
她再沒了看下去的勇氣,轉身狼狽離開。
黃昏時分。
俞思宛獨自滾動着輪椅,在街道上失神遊盪。
遠方的晚霞一點點被黑暗吞噬,她的世界好像也慢慢變得黯淡無光。
微風吹得樹葉沙沙作響。
街邊的報刊停也跟着亮起夜燈。
俞思宛回神望去,就見雜誌封面上秦朝硯的照片格外顯眼。
來到報刊亭前,她拿起那本印着秦朝硯模樣的雜誌,細細描摹着。
老闆見狀,不禁打趣:「小姑娘,你也喜歡追這些電競選手啊?」
俞思宛搖了搖頭:「不,我也是電競選手。」
她翻開雜誌,找到秦朝硯的那篇,細細閱讀着,期待着能從中找到一點屬於自己的影子。
然而沒有,退役的她像是被時代的洪流所淹沒。
她放下這本雜誌,又翻起另一本,循環往複……一直到將所有和秦朝硯有關的雜誌都翻遍。
俞思宛不得不認清一個事實——現在秦朝硯的事迹里只有林知夏,沒有自己!

《俞思宛秦朝硯》章節目錄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