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›朕手裡的那隻柔荑
朕手裡的那隻柔荑 連載中

朕手裡的那隻柔荑

來源:google 作者:米淑娜 分類:現代言情

標籤: 江歆夢 江瑤禮 現代言情

朕出的什麼餿主意?不禁沒有讓清清吃醋,反而讓清清覺得朕並不愛她朕不管,這都是江挽秋的錯朕沉着臉,或許眉頭已經能夾得死蒼蠅了「來人,將江挽秋帶下展開

《朕手裡的那隻柔荑》章節試讀:

朕出的什麼餿主意?
不禁沒有讓清清吃醋,反而讓清清覺得朕並不愛她。
朕不管,這都是江挽秋的錯。
朕沉着臉,或許眉頭已經能夾得死蒼蠅了。
「來人,將江挽秋帶下去,送回大將軍府。」
這些日子,朕是沒有碰過江挽秋半分的,朕也不饞她的身子,更不饞她的情分,這樣算計朕和清清,若不是看在她是大將軍府的人,是清清的半個親人,朕早就罰她去冷宮了。
不過,清清似乎並不在乎,「陛下,後宮有後宮的規矩,直接送去冷宮吧。」
朕巴不得,一曲指,直接道:「那就送去冷宮吧。」
朕繼位以來,選秀不過三次,後宮妃子不過幾十人,五年四個月零八天以來,朕都為了清清守身如玉。
更何況是這樣的女人,有清清珠玉在前,朕的眼裡又怎麼會容得下她?
江挽秋彷彿剛剛才明白朕平日里對她只是虛情假意,歇斯底里地哭喊道:「原來這些日子來,不僅是陛下錯了,臣妾更是錯了!」
朕記得,年幼路過冷宮時曾經聽到過一個被廢的妃子說起過。
母后也時常也拿這句話向朕說起前代後宮中的一些可笑的事情。
江挽秋被拖走後,寢殿里恢復寂靜。
清清就這樣站在眼前,朕卻不敢看她,彷彿做了什麼虧心事一般。
「清清,我…我去養心殿批摺子。」
朕匆匆穿好外袍,正準備拔腿就走,卻不想一向不愛挽留的清清語氣驀然柔和下來:「陛下許久未曾去鳳儀宮了,臣妾已泡好了茶,陛下去鳳儀宮坐坐吧。」
朕不太確定,看向她。
清清還是那般清冷的表情,眸光湛湛,卻多了幾分平日未曾查覺的期待。
朕鬼使神差地走過去,牽過她的手,柔聲答應道:「好。」
一路上,朕想起江挽秋與清清說的那些話。
朕想告訴清清,朕是愛她的。
可多次張嘴,卻一個字也蹦不出來。
快到鳳儀宮時,朕手裡的那隻柔荑微微動了動,朕習慣性地鬆開手,但清清卻反手貼得更緊。
十指相扣,朕驀然覺得面上滾燙。
「臣妾都知道。」
她的語氣淡淡的,卻猶如一道驚雷,朕心頭一陣,怔怔地看向她。
「所以陛下...

《朕手裡的那隻柔荑》章節目錄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