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首頁都市言情›重生後我嫁了未婚夫的皇叔
重生後我嫁了未婚夫的皇叔 連載中

重生後我嫁了未婚夫的皇叔

來源:外網 作者:顧念笙尉羨遲 分類:都市言情

標籤: 都市言情 顧念笙尉羨遲

前世,她是貴門嫡女,為了他鋪平道路成為太子,卻慘遭背叛,冠上謀逆之名,滿門無一倖免。一朝重生回十七歲,鬼手神醫,天生靈體,明明是罵名滿天下的醜女,卻一朝轉變,萬人驚。未婚夫後悔痴纏?她直接嫁給未婚夫權勢滔天的皇叔,讓他高攀不起!沒想到這聲名赫赫冷血鐵面的皇叔竟然是個寵妻狂魔?「我夫人醫術卓絕。」「我夫人廚藝精湛。」「我夫人貌比天仙。」從皇城第一醜女到風靡天下的偶像,皇叔直接捧上天!展開

《重生後我嫁了未婚夫的皇叔》章節試讀:

祝瑾瑤快要被氣瘋了,硬生生喘了好幾口氣這才緩過來。

「三皇子那般英俊有才華,而你這麼一個醜八怪卻想要做他的正妻,我勸你最好有點自知之明,直接放棄這婚約,自己不嫌丟人也就罷了,還耽誤了三皇子的一世英名!」

聽言,顧念笙將手中的茶杯重重地扣在了桌上,茶水濺到了祝瑾瑤的身上。

「啊――」

祝瑾瑤尖叫一聲。

「顧念笙,你這是在做什麼!」

憤怒的厲喝聲響起,祝瑾瑤的哥哥祝玉軒快步走了過來。

「說理說不過人就故意傷人不成?前幾日故意害我妹妹墜湖,今日又用茶水燙她,我從未見過你這般蛇蠍心腸的女子!」

秦明朗一行人原本正準備去見尉羨遲,見狀便快步趕了過來。

「我害她墜湖?分明就是她想害我,這才一起墜湖。」

顧念笙冷睨着他,這筆賬她還沒算,對方卻來倒打一耙了!

「我妹妹向來心善,這絕無可能,倒是方才你這舉動都在大家眼皮子底下發生,你如何抵賴?」

三日前的事情可是傳得沸沸揚揚,兩女爭風吃醋,一同墜湖,沒想到今日被提了起來。

顧念笙輕笑一聲,眼神透着譏諷,「眾所周知我身體孱弱,根本比不上習得武藝的祝瑾瑤,何況她熟識水性,我若真想害她,推她墜湖做什麼?

倒是我想問問你,她故意推我落水,害我昏迷,這筆賬該怎麼算?」

在場看不上顧念笙的人不少,卻也不得不承認顧念笙體力的確比不上祝瑾瑤。

因為祝瑾瑤那天是走回去的,而顧念笙直接是被抬回去的。

祝玉軒一時間被堵得啞口無言,只得道:「那今日這故意燙我瑾瑤又算怎麼回事?」

「念恩,你還好嗎?」

這時,秦明朗正緊張地看着顧念恩,只見顧念恩正捂着自己的手,從那微微捋上來幾分的袖口可以看見那一絲紅痕。

「你也被茶水燙到了?」

顧念恩柔柔弱弱地搖頭,道:「我沒事。」

顧念笙在心頭翻了一個白眼,這一臉難受捂着手的模樣不就是想要告訴所有人她受傷了嗎?

還裝得一副委屈又不敢說的模樣,引人猜測她在家裡被自己欺負得有多可憐!

秦明朗眉心染着一層難以遏制的怒氣,每次只要一和顧念笙出來就難免丟人,還總是傷害念恩。

「念笙,你怎麼能如此蠻不講理?又傷到人了,還不快道歉!」

顧念恩眼瞼微垂,斂去眼底的得意,顧念笙果真是莽撞,她根本不需要太費心思就能讓她被所有人厭棄!

顧念笙瞥了他一眼,「我為何要道歉?」

「為何?」秦明朗一愣,「你都傷到人了,竟還問我為何?你真的太過分了!」

「的確是太過分了!」祝玉軒緊跟着道。

顧鴻禎見自家妹妹被這麼多人針對也不免着急,走到了顧念笙的身旁,將其擋在了身後。

「此事定有誤會。」

顧念笙見狀心頭一暖,拍了拍自家大哥的手,走了出來。

「我過分?她祝瑾瑤一來就罵我醜八怪不過分?往我身上潑髒水不過分?

我好歹也是鎮國公府的大小姐,她開口閉口我不配見人,我反駁幾句就叫過分了?

不如你們教教我,我怎麼樣才叫不過分!」

女子清亮悅耳的聲音響起,說出來的話卻是字字珠璣,狠狠地砸在眾人的心上。

「念笙姑娘這話說的在理,若非祝瑾瑤言語有失,她也不會如此作為。」太子秦修煜開了口。

秦明朗見秦修煜站出來主持公道,顯得他之前有失偏頗,不禁道:「祝瑾瑤的確有錯,可念恩和她受了傷也是真的。」

「受傷?」顧念笙眉梢微挑,「我倒是想知道這杯茶如何讓人受傷!」

話音落下的瞬間,眾人便見到她直接拿起那杯茶往自己的手背倒去。

「念笙!」

眾人瞧見這一幕皆是瞪大了眼,顧念笙不要命了嗎?顧鴻禎更是忍不住喊出了聲。

然而,茶水順着手臂滴落在地上,顧念笙的神色卻很平靜。

她不慌不忙地用帕子擦乾了手上的茶水,玩味地看向秦明朗和祝玉軒。

「這茶水我喝過都不燙口,你們卻說我故意傷人,這罪名可真是隨你們扣啊!」

秦明朗愣住了,祝玉軒的臉色則變得十分難看。

之前聽見祝瑾瑤的尖叫便以為在是滾燙的茶水,自家妹妹也沒有反駁,沒想到真相竟是如此,不免感到丟人。

顧念恩這才將視線轉向了躲在秦明朗身後的顧念恩,「妹妹,我還真是有些好奇,這樣的茶水……是如何在你手上留下傷痕的?」

之前她分明就注意到茶水沒有濺到顧念恩的身上,她為了陷害自己,怕是直接給自己掐了一道紅痕出來吧。

隨着顧念笙這一問,眾人皆是看向了顧念恩。

既然這茶水不燙,又如何會燙傷她?

顧念恩躲在秦明朗的身後,身體瑟縮着,看起來猶如一朵小白花,脆弱而無辜。

「我沒有受傷,和姐姐無關。」

她拉着秦明朗的衣袖,焦急而慌張地道:「方才忽然來了這麼多人,我一時之間緊張,有些不知所措,不是故意的……」

顧鴻禎見狀,眼底閃過一抹懷疑。

秦明朗看着女子抬頭凝視着他的眸,猶如一汪清泉,寫滿了無辜,心頓時就軟了下來。

「原來是誤會一場,是我弄錯了。」

顧念笙心頭冷笑一聲,顧念恩果然又是裝可憐這一招,可惜只對秦明朗有用,對她無用!

「方才振振有詞地要讓我道歉,如今該不會就想這樣輕易了事了吧?」

祝玉軒尷尬地站在原地,秦明朗則是皺起了眉頭。

「念笙,此事本就是誤會一場,你還將事情鬧大不成?」

「我若就要鬧大,你又要如何?」顧念笙反問道。

「你!」秦明朗惱怒,這個女人竟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讓他下不來台?

這時,一道低沉磁性的聲音響起,透着霸道的冷。

「出了這樣的事,三皇子不護着自己的未婚妻,反倒護着別人,當真是令人嘆為觀止。」

《重生後我嫁了未婚夫的皇叔》章節目錄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