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›重生之我變成了棺材
重生之我變成了棺材 連載中

重生之我變成了棺材

來源:google 作者:超品橘子 分類:奇幻玄幻

標籤: 關牧 奇幻玄幻 宋掌教

一個意外,關牧穿越了,然而卻失去肉身變成了一口棺材沒等他回過神來,四個黝黑的大漢把手伸到了他的棺材底下面……(隱約的Bgm響起)自此,凡界里流傳出一個喜歡偷屍體的妖棺傳說……展開

《重生之我變成了棺材》章節試讀:

 關牧神識驅動自身棺體,鬼臉花紋再次異變,光華流轉,仿若活過來一般!

   "當真是逆生鬼棺! "

  棺蓋上的鬼臉花紋異變後,一道人影自空中落下,化為一道流光衝著關牧衝去!

  教主冷哼一聲,縱身躍起,一拳將來人逼退。

  教主此擊雖出手倉促,但威力依然極大,石質的祭台被拳風掀出了一個淺坑,差點誤傷到黑木教的教眾。

   "哼,教主對自己人出手都如此很辣…… "

  煙塵散去,一個周身都蒙在黑袍里的人甩了甩酸澀的手腕冷哼道。

  我草,又一個元嬰!

  突如其來的襲擊驚的關牧暫停了吸收,心裏頗為膩歪。

  褲子都脫了你給我喊暫停?

  不過他不得不暫停,來人身上散發的靈氣波動不比不人不鬼的教主差多少,所以說,這人也是元嬰期修士!

   "副教主! "

  煙塵散去,看清來人後,黑木教眾教徒皆是躬身一禮。

  副教主!我滴個乖乖,這幫神經病組織力居然有兩個元嬰期!

  關牧震驚了。

  盤雲宗的宋跑跑見了教主就跑,估計撐死也就是個金丹修為,看來這個黑木教的實力頗為強橫啊!

   "宗侵!師父正在接受鬼棺的洗禮,很快就會重新臨世,你敢搗亂休怪我不顧同門之誼! "

  教主對着黑袍人道。

   "蔡淮,你真的把他當師父?! "

  黑袍人宗侵顯得比教主還要激動。

   "你看看你自己!不人不鬼不男不女的,你再看看我! "

  宗侵說著摘下了頭帽,露出一張乾屍一般的臉來。

  我草!牛逼!

  宗侵露臉以後把關牧嚇了一跳,這傢伙幾乎已經不能稱之為人了,這才是真正的皮包骨!

  宗侵的臉乍得一看就是一副骷髏,血肉只有薄薄的一層,緊緊的粘連在骨架之上。

  呼吸之間就像是吹氣球一樣鼓動,要不是皮下隱隱有血液流動,關牧還以為是骷髏架子上糊上了一層紙!

  就連泄了功死了百十年的賊道人都比他豐滿,跟宗侵的狀態相比,流失了血肉精氣的賊道人像是個正常人!

  望着宗侵的慘樣,關牧這個外人都對這黑木教的副教主產生了憐憫之情。

  太可憐了這孩子,看給人家餓的!

  都瘦成鬼了!

  這幅詭異的樣貌也把黑木教一眾教徒嚇了一跳,幾個膽小的直接拜倒於地,生怕宗侵遷怒之餘殺掉自己。

   "這就是我們的好師傅帶給我們的!為了長生,用自己的弟子做實驗! "

  宗侵雙目赤紅,死死的盯住教主道。

  被宗侵如此質問,教主臉上也有痛苦之色,但很快就恢復了冷酷。

   "無論如何,我的命是師父給的! "

  教主護在關牧身前道。

   "好,這個面子我給你! "

  宗侵把袍子罩回頭上,化為一道黑煙遠遁而去。

  教主望着宗侵離去的身影,不人不鬼的臉上竟也是露出幾分落寞的神色來。

  感情你這老綠毛辦事這麼不地道啊!

  見宗侵遠去,關牧望着還在吸他的綠毛老祖心道。

  關爺我這叫伸張正義,不叫強取豪奪,老綠毛,得罪了!

  由於有了上次的作案經驗,關牧不再多言,直接融入棺體反吞黑木老祖。

  外面那群傻叉都以為是黑木老祖在屍解羽化,不僅不會來阻止反而會加以保護,思及此處關牧愈發囂張,當場開始吞噬。

  似笑非笑,似哭非哭的鬼臉花紋再次變幻,與賊老道那次不同,一道道猩紅色的血氣不斷從綠毛老祖的體表滲出,被關牧吞噬。

  血氣融入棺壁,整口黑棺都隱隱透露出暗紅色的光芒,棺蓋上的鬼臉花紋也愈發詭異可怖。

   "是老祖的氣息!!! "

  祭祀驚道。

   "有了這口棺材,老祖遲滯的屍變再次啟動了! "

   "屍解成仙,天下無敵! "

   "屍解成仙,天下無敵! "

  ……

一眾黑木教徒聽聞以後齊齊拜倒,再次呼喊起來,這次聲音比上次更大,更虔誠!

關牧一臉懵逼的看着這一切,心裏一萬匹草泥馬狂奔呼嘯而過。

   "黑木教上下聽令! "

  感知到了黑棺上的血氣,教主一甩衣袖道。

   "自今日起黑木教停止一切活動,一切以老祖復活為最優先級。 "

   "得令!!! "

  一眾黑木教眾道。

   "還有,如果有人敢把老祖目前的狀態泄露出去,那…… "

  教主說道此處表情陰冷下來,一股無形的煞氣擴散開來。

   "我保證讓那人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!!! "

  教主陰柔低沉的聲音響徹在每一人心底。

  明明是夏天,整個祭台之上卻彷彿寒冬臘月,地面上結起了一層薄薄的寒霜。

  每個人教徒的精神都遭受到了一定衝擊,修為較弱的幾人更是直接昏厥過去!

  ……

  乖徒兒,好樣的!

  關牧儘管自己也被嚇了一跳,但還是出言贊道,有了黑木教的保護,他就可以安心地吞他們的老祖了。

  四具黑屍再次把關牧抬起,可能是由於操控黑屍的教主心情比較激動,黑屍在扛起關牧以後還扭動了幾下手臂,仿若起舞。

  教主一揮手,黑屍前進,將關牧抗進了山腹的地宮之中。

  ……

  一眾教徒小心翼翼的守護着地宮外層,教主則是盤坐在地宮門前,以待老祖有任何異動都能第一時間趕到。

  層層保護的地宮內,關牧與老祖愉快的交流着。

  那種讓人痴迷的快感隨着血氣湧入,宛若浪潮一般,陣陣襲來。

  關牧無聲的**着……

  這種快感彌補了他無法那啥的空虛,讓他的心靈有了一絲寄託和慰藉。

  血氣不斷的從老祖身上被拔出,那一身綠毛早已褪盡,露出青黑色的表皮來。

  也許是老祖的屍身並未死亡,鬼臉花紋吸出的能量比賊老道屍身上的濃郁得多!

  猩紅的血氣融於棺壁,關牧的神識再次暴漲,靈感更加敏銳,外放範圍擴張到了十餘米!

  老祖不愧是老祖!

  關牧望着皮膚已經出現灰敗之色的青木老祖贊道。

  加大馬力再次驅動棺體,黑木老祖宛若被刺破的皮球,嘭得一聲爆開,化為一攤骨灰。

  同時,一段不屬於關牧的記憶被傳輸進關牧的腦海里。

  關牧就像是看電影一樣,斷斷續續的觀察到了黑木老祖的一生。

  

《重生之我變成了棺材》章節目錄: